独角兽遇阻:映客IPO前的艰难一年

2018-04-28 22:23 来源:网络整理

独角兽遇阻:映客IPO前的艰难一年

原标题:【深度】独角兽遇阻:映客IPO前的艰难一年

上市前的映客正处于困境之中:它仍然赚钱,但天花板明显。风口过后,映客到了需要重新证明自己的时刻。

来源:界面新闻

文 | 刘燕秋

编辑 | 文姝琪

IPO前的映客正在低潮中奋力一搏。

从今年3月中旬开始,映客一直在酝酿6.0版本。

“之前没有定义每一个版本的目标,最近明确定义了增长是现阶段最重要的目标,跟增长相关的都往前放,跟增长无关的就往后放。”一名映客员工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在映客经历了风口期的上升和陡降的过程后,这次大的版本目标是稳住用户留存和日活,为公司上市做准备。

新版本会牵涉到一些信息架构的改动以及类似朋友圈的Feed动态。为了实现增长的目标,还会尝试做“免登录”这样的小调整,因为“先注册再登陆的机制卡掉了40%新增用户,免登录可以把这部分用户拉回来,直接增加日活。”

在前述员工眼中,低潮是从去年7、8月份开始的,一直到2018年,公司处于一种持续的低落状态,从高层到普通员工的压力也越来越大。

在宣亚国际与映客重组方案宣布失败3个月后,移动直播公司映客选择了赴港独立上市。在3月26日向港交所提交的招股书中,映客在风险提示中强调,若无法有效遏制用户流失、吸引新用户,同时制定成功的变现手段,公司无法保证未来业绩持续大幅增长。

两年前,凭借重金推广,成立于2015年的映客在“千播大战”中异军突起,在2016年中旬注册用户数量就超过1亿,日活千万,仅用一年时间就成为估值70亿的独角兽。而今,直播红利消退,外界普遍认为,急于上市的映客正处于艰难的下行周期。

最大的挑战在于活跃用户数的下降。招股书显示,2017年,映客在活跃用户数量和付费用户数量两项关键数据上均出现显著下滑。

独角兽遇阻:映客IPO前的艰难一年

来自易观千帆、极光大数据等第三方平台提供的数据也显示了映客2017年在月活(MAU)、日活(DAU)上的下滑趋势。

面对数据的下滑,映客在2017年做了很多尝试:尝试过签约主播,拓展了游戏直播,做过短视频,成立了专门的小组探索社交上的各种可能性,开发了芝士超人等独立的新产品以扩张公司的版图,但这些尝试多以失败告终,公司业务和组织架构经常调整。

“动荡,多变,焦虑很大,想尝试各种新的东西。”一位2017年离开映客的员工这样描述映客的状态。

在前述映客员工看来,映客一开始的增长泡沫过大,数据下降也是必然的,风口过了,看客散了,用户自然就少了。另一位离职员工则认为,映客的危机在于,下面的看客走了,头部用户慢慢也会流失。“虽然现在的流水维持的不错,但随着普通观众减少,土豪如果没有这些人衬托,付费欲望也会降低。”

一家游戏直播公司的高管告诉界面新闻记者,映客前期收割太快,但内容深度不够,没有主题,没有沉淀。“映客顶多是秀场直播2.0,距离所谓的泛娱乐直播还差得太远。”

而雪球创始人方三文则认为,映客上市将面临很大的挑战,挑战不在于直播行业的增速放缓而在于映客自身。“这个领域已经上市的YY和陌陌一直在增长,但陌陌有社交基础,YY有游戏积淀,和这两家公司不同的是,映客没有自己获取用户的办法,它的用户大都是靠投放购买的。”方三文告诉界面新闻记者。

看上去,上市前的映客正处于困境之中——它仍然赚钱,但天花板明显。

独立直播平台的故事该如何讲下去?资本市场会继续为此买单吗?风口过后,映客到了需要重新证明自己的时刻。

夭折的“芝士超人”

直播答题是过去一年映客尝试的最后一个探索性业务。

2017年圣诞节,映客在直播间开启了“黄金手指”竞答,最初是H5的形式,一周之后,独立的APP芝士超人也上线了。

据一位知情人士回忆,早在6、7月的时候就有员工跟CEO奉佑生提过美国直播答题平台HQ的模式,但当时并没有决定要做。“等到12月,YY做了一个,王思聪站台的冲顶大会也出来了,映客才决定跟上。”于是从各组抽调了四五十人,成立了一个单独的项目组。

和当时做直播答题的花椒直播、西瓜视频等视频类平台不同的是,映客从一开始就做了独立APP,那段时间,奉佑生出席活动都会在映客创始人后面加上芝士超人创始人的头衔。

映客为什么不在主APP里做答题功能?

版权声明:本网部分内容转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真实性。
分享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