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在线

热门关键词:  as  人民币  双台风  山东  潞城

风暴再次席卷新兴市场 谷底下面还有深渊吗?

来源:网络整理 人气: 时间:2018-09-10
摘要:记者 李曦子 《 国际金融报 》( 2018年09月10日 第01版) 资料图片 新兴市场危机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上周MSCI新兴市场货...

  记者 李曦子 《 国际金融报 》( 2018年09月10日 第01版)

风暴再次席卷新兴市场 谷底下面还有深渊吗?

  资料图片

  新兴市场危机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上周MSCI新兴市场货币指数跌至16个月来最低点,多国货币持续下挫,墨西哥比索、印度卢比纷纷创出新低,印尼盾也徘徊在20年低位附近。

  受汇市影响,新兴市场国家股指也全面走低。追踪近800家新兴市场最大企业个股的FTSE新兴市场指数跌入技术性熊市。

  美联储的持续加息,美元指数不断走强,全球资金大幅流出新兴市场。根据国际金融协会(IIF)的数据,8月流入新兴市场的投资资金从7月份的137亿美元减少至22亿美元。

  在巨额外债、财政赤字、原油上涨带动的通胀、经济放缓、受强势美元冲击的资本外流等内忧外患之下,新兴市场备受冲击。9月5日,据彭博社统计,在2008年金融危机十周年之际,新兴市场迎来金融危机之后最长连跌纪录:股市下跌222天,汇市下跌155天,当地政府债券下跌240天。

  尽管当前不少国家央行已经出手干预稳定汇市,但多数分析师仍表示,新兴市场危机或将继续蔓延。

  股汇双杀

  自8月以来,土耳其里拉暴跌36%,阿根廷比索下挫42%。9月伊始,风暴再次席卷新兴市场,巴西、南非、印度、印尼等国货币继续下挫。MSCI新兴市场货币指数已跌至16个月来最低点。

  9月4日,印尼盾兑美元汇率创下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以来新低,一年跌幅近10%,成为东南亚货币中表现最差的。

  9月5日,南非兰特兑美元汇率跌至两年新低,8月以来已跌近15%。墨西哥比索全线走低,盘中创7月以来最低水平。

  9月6日,印度卢比兑美元汇率连续7日下跌,创下历史新低,一年跌幅近12%,成为亚洲表现最差的货币。

  巴西雷亚尔今年累计下跌20%,在11种新兴市场货币中排倒数第三,仅排在比索和里拉之前。

  随着新兴市场货币不断走弱,MSCI新兴市场指数也在过去一个月左右承压下滑,上周跌幅超过3%。9月5日,追踪将近800家新兴市场最大企业个股的FTSE新兴市场指数下跌1.6%,不但连跌六日,且创三周以来最大单日跌幅,同时还创去年7月以来新低。该指数较今年2月高位已跌去20%以上,跌入技术性熊市。当天,亚洲市场中印尼雅加达综合指数下跌幅度最大,一度跌逾4%至两个月新低,也创出两年内最大单日跌幅。

  英国《金融时报》指出,事实上,在阿根廷比索和土耳其里拉暴跌前,新兴市场早已面临压力。

  这主要是与美国利率上升和美元走强有关。原本新兴市场相对较高的利率具有吸引力,但是随着美国升息,利差下降,资金被吸引至美国。

  资金出走,本币贬值,使得新兴市场国家借贷的大量外币债务还债成本飙升,诱发新兴市场货币危机爆发。数据显示,新兴市场的借贷总额自2007年的21万亿美元(占GDP的145%)增加到2017年的63万亿美元(占GDP的210%),非金融公司和家庭借款急剧增加。自2007年以来,新兴市场家的外币债务几乎翻了一倍,达到9万亿美元左右水平。印度、印尼、马来西亚、南非、墨西哥、智利、巴西等国的外币债务占GDP比重在20%至50%。

  央行救市

  为了保持外汇市场稳定,多国央行纷纷出手救市,捍卫本币汇率。

  8月末阿根廷比索一度暴跌20%,阿根廷央行紧急加息1500个基点将利率提升至60%,并连续三天抛售美元外汇储备救市,但最终无法阻止比索大跌。

  9月3日,阿根廷总统毛里西奥·马克里(Mauricio Macri)再次宣布了一系列措施稳定经济,包括改变针对某些出口商品征收的税收条款。马克里表示,对农产品在内的初级产品的税率为每1美元征收4比索,其他出口产品为每1美元征收3比索。预计这将使阿根廷在2019年获得额外2800亿比索的收入,令该国财政赤字占GDP比例减少1.1%。

  此外,阿根廷政府还承诺将大幅削减支出,以平衡明年的财政预算,同时寻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提前发放对该国500亿美元的救助贷款。

  9月3日,土耳其发布的经济数据显示,8月CPI同比升幅17.9%,创2003年9月以来的新高。今年以来,里拉已贬值超过40%。光是过去的8月,里拉一度跌逾35%,创下自2001年该国经济危机以来单月跌幅最大的纪录,一骑绝尘成为新兴市场表现最差的货币。面对通货膨胀,土耳其央行誓言将采取必要的措施来稳定物价,包括提供流动性、收紧财政政策等。9月13日,土耳其央行将在议息会议上重塑其货币政策立场。

  今年土耳其和阿根廷两国一直处于新兴市场动荡的中心。野村新兴市场及亚洲固定收益研究主管Robert Subbaraman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两国风险来源不同。阿根廷的主要问题来自于政府的预算赤字和巨额外汇债务,而土耳其的问题主要来自于该国企业债台高筑,而且大多是外汇债务。”

  Robert Subbaraman进一步分析,阿根廷以及土耳其货币危机的相同点都是经常账户赤字严重及巨额外债问题,而这会对其他新兴市场造成压力。

  除了阿根廷和土耳其正为救市奔忙外,9月5日,印度央行在现汇市场按71.8汇率抛售美元,阻止印度卢比急跌。

  当天印尼央行也表示将采取行动遏制印尼盾汇率进一步下跌,印尼财政部长丝莉·慕利亚妮宣布,将对1147种进口商品提高关税中的进口所得税,作为抑制进口、尤其是抑制需大量美元进口的措施,以应对印尼盾对美元汇率的持续下跌。

  为了遏制损失,自5月中旬以来,印尼央行已经累计加息4次,并且干预货币和债券市场。印尼央行也表示愿意应对过度的市场波动,虽然意图强烈,但效果有限。

  7月,印尼赤字扩大至20亿美元,是该国自2013年以7月以来最大的月度赤字。赤字经济更加依赖外国资金,也因此更容易受情绪低迷和资金外流加速的影响。

  德意志银行财务管理亚太区首席投资官Tuan Huynh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指出:“印尼的经常账赤字使其容易陷入融资危机。”

  穆迪统计数据显示,印尼约有41%的政府债务来自外汇交易所,所以当印尼盾进一步下跌,会使得还债成本更为高昂。

  印尼经济事务统筹部长达尔明(Darmin Nasution)认为,印尼盾大幅贬值“不合逻辑”,没有真实反映印尼的经济现状,“我们正在调查除了阿根廷的问题以外,还有什么原因导致印尼盾贬值”。

  何时止血

  风波不断的新兴市场将走向何处,谷底下面还有深渊吗?

  嘉盛集团亚洲首席技术策略师Kelvin Wong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目前并没有看到类似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时那么严重的风险传染性。但南非的兰特是新兴市场中下一个需要担忧的货币。”

  9月4日,南非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南非今年二季度GDP环比萎缩0.7%,市场预期为增长0.6%,同比增长0.4%。同时,一季度GDP修正为萎缩2.6%。

  至此,南非经济连续两个季度萎缩,标志着其进入技术性衰退。这是自去年一季度以来,南非又一次连续两个季度GDP缩水。数据公布后,南非兰特兑美元跌幅扩大至2%。

责任编辑:游龙新闻
首页 | 资讯 | 旅游 | 法治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教育 | 环保 | 健康

新闻资讯在线 版权所有

电脑版 | 移动版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