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在线

热门关键词:  请输入关键词  as  双台风  人民币  山东

东方精工商誉爆雷巨亏34亿元 普莱德是盈是亏?

来源:网络整理 人气: 时间:2019-05-11
摘要:东方精工上述年报发布后,福田汽车(600166,SH)、宁德时代(300750,SZ)随即“反击”。三方你来我往,东方精工股价一路走低。继4月29日、4月30日连续两天跌停后,

  商誉爆雷巨亏34亿元,东方精工(002611,SZ)因披露2018年业绩所引发的“罗生门”至今迷雾未散。

  5月5日,东方精工回复深圳证券交易所中小板公司管理部《关注函》称,“公司是普莱德100%唯一股东,具备公司章程、公司法规定的控制普莱德的权利。当前,公司与普莱德原股东就普莱德2018年经营业绩仍存在重大争议,若双方争议持续下去,将可能产生公司对普莱德失去有效控制的风险”。

  对此,一位熟悉普莱德收购事件的业内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东方精工的答复牵强附会”。该人士称,“根据《购买资产协议》普莱德在业绩承诺期内由普莱德原股东负责经营管理,东方精工在业绩承诺期内不会无理干预普莱德经营”。

  而宁德时代方面向记者表示,“对此暂不回应”。

  4月17日,东方精工在2018年度报告中公开表示,旗下全资子公司北京普莱德新能源电池科技有限公司(即普莱德)未达到与包括宁德时代、福田汽车在内的原股东方对其净利润的承诺,要求原股东进行业绩补偿约26.45亿元。此外,报告还指出,普莱德与福田汽车、宁德时代关联交易有失公允性。

  东方精工上述年报发布后,福田汽车(600166,SH)、宁德时代(300750,SZ)随即“反击”。三方你来我往,东方精工股价一路走低。继4月29日、4月30日连续两天跌停后,5月6日开盘后,东方精工股价再走跌,报收4.36元,同比下跌9.54%。

  ●三方隔空“互怼”

  东方精工2018年业绩“变脸”是当前福田汽车、宁德时代与东方精工“隔空喊话”的导火索。

  2018年10月30日,东方精工曾发布2018年三季报称,预计公司2018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5亿元至6.5亿元。但三个月后,东方精工又发布了业绩修正公告,称预计公司2018年亏损29.44亿元至44.16亿元。

  很快一个月后的2月27日,东方精工披露的2018年度业绩快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66.68亿元,同比增长42.32%;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4.24亿元,同比下降798.16%。

  东方精工称,业绩亏损的主要原因系全资子公司普莱德2018年利润下滑,结合其目前经营情况以及未来行业发展情况,公司认为因收购北京普莱德100%股权而形成的商誉存在大额减值迹象,基于谨慎性原则,公司计提了约34.5亿元的商誉减值准备。

  4月17日,东方精工在其2018年年度报告中,对普莱德计提商誉减值的原因进行了说明。东方精工称,旗下全资子公司普莱德未达到与包括宁德时代、福田汽车在内的原股东方对其净利润的承诺。2018年普莱德净利润为亏损约2.19亿元,这与原股东方承诺的不低于4.23亿元差距较大,并造成公司计提商誉减值约为38.48亿元。东方精工要求原股东进行业绩补偿约26.45亿元。此外,报告还指出,普莱德与福田汽车、宁德时代关联交易有失公允性。

  针对东方精工的“指控”,宁德时代、福田汽车相继发布公告表示“不认同”。

  “普莱德作为占东方精工最近一期经审计营业收入/净利润比例超过 50%的子公司,对东方精工的整体经营情况和财务情况有至关重要的影响。立信会计师事务所在未与普莱德管理层就2018年度财务报表数据进行确认,未出具普莱德2018年度专项审计报告的情况下,直接在东方精工合并报表层面对普莱德2018年度业绩予以确认,严重违反了注册会计师职业准则与道德规范。并且在未出具普莱德2018年度专项审计报告确认普莱德经营业绩前,未根据《利润补偿协议》约定以普莱德2018年度专项审计报告作为计算业绩补偿确切数据前,就出具《关于北京普莱德新能源电池科技有限公司2018年业绩承诺实现情况的专项审核报告》(信会师报字[2019]第ZI10148号),严重误导投资者。”

  福田汽车在4月19日发布的公告中称,“我公司不会认可东方精工出具的《关于北京普莱德新能源电池科技有限公司2018年业绩承诺实现情况的专项审核报告》中计算的补偿金额。其次由于东方精工未披露商誉减值测试的评估报告及具体内容,其计提减值的依据是否充分无法确认,我公司也不会认可。”

  而普莱德另一原股东宁德时代也公开表示,东方精工与普莱德管理层尚未就普莱德的财务数据达成一致,普莱德2018年度审计报告还未出具,东方精工在上述公告中披露的普莱德2018年度财务数据(含经营成果)与实际情况存在重大差异。东方精工对普莱德与宁德时代关联交易公允性的判断不客观,将严重损害宁德时代及股东的利益。

  ●普莱德是盈是亏?

  4月30日,东方精工召开网上业绩说明会,就2018年业绩进行说明。其中投资者最为关心的就是东方精工要求北京普莱德新能源电池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普莱德)原股东赔偿约26亿元,以及计提38.48亿元商誉减值的问题。

  “普莱德管理层报表净利润3亿多元,而上市公司年报公告的是亏损2亿多元,这5亿多元的差距具体是什么?”有投资者如此问。对此,东方精工的回答是:“财务数据的差异,其主要原因为年审机构立信会计师事务所根据审计准则和年审情况,进行了审计调整。”

  那么普莱德2018年的真实业绩情况究竟如何?一位接近普莱德的业内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普莱德2018年实际上是盈利的,但距之前作出的业绩承诺确实有缺口,但并不像普莱德所称的亏损2亿多元。”

  据记者了解,对于普莱德2018年业绩,双方说法之所以有如此大反差,主要是因为东方精工对普莱德当前高度依赖关联交易的商业模式不认可。

  在东方精工收购普莱德之前,普莱德的四大股东为北大先行、北京产投、宁德时代和福田汽车,分别持有普莱德的股权比例为38%、24%、23%和10%,合计持有普莱德95%的股权。

  东方精工在2018年年报中称,报告期内,普莱德对北汽新能源的销售占比达到93.85%;与此同时,对核心供应商宁德时代在电芯采购和BMS采购上的依赖程度也进一步提高,其中,电芯采购占比高达83%,采购金额将近30亿元。

  “经立信会计师审计确认,普莱德与宁德时代的关联交易存在价格不公允情形。因此,双方发生的关联采购定价不公允部分,调整为增加资本公积。”东方精工还指出,普莱德向宁德时代购买动力电池产品再销售给福田汽车(由宁德时代直接发货给福田汽车)产生营业收入的情形,经审计师确认,该笔代销交易毛利率显著高于2017年的同类交易、也显著高于普莱德公司自己生产直接销售给福田汽车的产品毛利率,因此,东方精工对这部分利润不予确认。

责任编辑:游龙新闻
首页 | 资讯 | 旅游 | 法治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教育 | 环保 | 健康

新闻资讯在线 版权所有

电脑版 | 移动版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