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在线

热门关键词:  请输入关键词  as  山东   web.xml  双台风

古井集团混改留下糊涂账:史正富撤离 借款7亿未还

来源:网络整理 人气: 时间:2019-08-30
摘要:【e公司调查】古井集团混改留下糊涂账!中国最富教授史正富撤离,借款7亿未还,被巡视组查出来了 来源: e公司官微 原创:...

  原创: 证券时报 臧晓松

  知名白酒品牌“郎酒”也要登陆A股!“群酒争霸”的股市将再添“新军”,接下来酒业格局将迎来怎样的变化?截至8月22日收盘,贵州茅台、五粮液、洋河股份、泸州老窖、山西汾酒、古井贡酒,市值分别为13868亿元、5065亿元、1627亿元、1284亿元、615亿元、527亿元。

  古井集团大门口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注意到,在已上市的“八大名酒”企业中,古井贡酒市值尴尬排名榜尾。而在这背后,是其控股股东古井集团与中国“最富教授”史正富长达10年的混改纠葛。

  2009年,复旦大学教授史正富旗下公司上海浦创以4.65亿元的价格,摘得古井集团40%的股权,让屡遭挫折的古井改制迎来了曙光。但就在去年,他又突然将古井集团股权转让给一家“皮包公司”。退出背后,是他面对的极为复杂的债务纠纷。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独家获悉,史正富控制的同华控股从古井集团“借”走7亿元,并在2018年底被安徽省委巡视时查出,“当时整改措施就是要求他们还钱。”亳州国资委人士表示,目前债务问题仍在协调之中。

  而史正富在回复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时称,“不论我在这10年中遇到多少不公,但我首先要维护受资企业的发展。古井之事,多年来有各色人等出于各种动机用各种手段掺和或搅局,我经常搞不懂,时间长了,也无所谓了。”

   结缘“最富教授”

  10年前,古井集团迎来55岁的“最富教授”史正富。

  史正富教授与古井集团算得上“安徽老乡”,他的老家位于安徽最南部的来安县,而古井集团所在的亳州市则位于安徽最北端,两地相距350公里。

  史正富是国内知名的学者,他拥有复旦大学经济学教授和新政治经济学研究中心主任两大头衔;他还是一名成功的商人,2008年在胡润百富榜上的财富为15亿元,3年后,这一数字跃升至65亿,再后来一度攀升至百亿,也因此有了“最富教授”的名号。

  “最富教授”与古井集团公开结缘,始于一次公开挂牌转让。

  2009年5月20日,古井贡酒发布关于控股股东产权制度改革的提示性公告:古井集团40%股权将于次日在合肥市产权交易中心挂牌转让,转让标的挂牌价格为4.65亿元。

  亳州国资委要求:意向受让方须同时具有投资与产业经营的经验,“须承诺在成功受让后18月内,投资2亿元以上,完成古井集团所属安徽瑞福祥食品有限公司热电技改项目,并新建成一个具有较高科技含量和较高利润的农副产品深加工项目。”

  “那时候感觉市政府急于找到资金,想把古井集团从低谷中给拉出来。”古井集团人士向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其实当时有多家知名企业前来调研,但最终在6月22日,拥有农产品深加工背景的上海浦创胜出。

  上海浦创成立于2008年5月,注册资本5亿元,系同华创盟的全资子公司,而这两家公司对外均以“同华投资”形象示人。

  早在2006年,同华投资杠杆收购了山东中轩98%股权,并将其打造为世界最大的黄原胶供应商。而黄原胶加工,恰好属于“农副产品深加工项目”。

  “只有(上海浦创)这一家企业应标。当然,那些要求也不是给他量身定制的。”亳州国资委人士强调说。

   “一路绿灯”的项目黄了

  2009年7月30日,亳州国资委与上海浦创签订合同,将古井集团40%股权转移至上海浦创名下。

  彼时,古井集团下属瑞福祥等5家公司不同程度亏损。史正富的出现,让屡遭挫折的古井改制终于取得了突破,他也因此成为亳州市的座上宾,从山东“复制”到亳州的黄原胶项目,更是享受了“一路绿灯”的特殊待遇。

  亳州市政府官方消息显示,2010年3月,亳州瑞科生物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瑞科生物”)年产6000吨黄原胶生产项目开工,时任市长牛弩韬指出要“一路绿灯”给予全力支持,把这一项目作为古井集团的希望工程,倾力打造世界顶尖级黄原胶项目建设样板工程。

  事实上,这个“一路绿灯”的项目推进得并不顺利。

  “那时两家经常吵架,招标时要求上海浦创投入不少于2亿元,而史教授认为该双方共同出资,当时政府和古井集团都认为史正富没有很好地履约。”亳州市国资委人士向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透露,古井集团为此曾向上海浦创发送律师函。最终在各方的协调下,古井集团让步,双方共同出资推进瑞科生物黄原胶项目。

  前述官方消息中指出,该项目“总投资1.2亿元,建成投产后,年产值1.5亿元,利润2000万元。”时隔一年,牛弩韬已经离任。亳州市政府官方消息显示,2011年3月,时任市长沈强到瑞科生物黄原胶项目生产车间调研,“沈强要求各级各部门要亲临现场,协调解决瑞科公司建设中出现的问题。”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近日前往瑞科生物所在地探访时,发现门口的公司名字早已被摘去,依稀还能看到“瑞科生物”的痕迹,一位看门的阿姨向记者表示,“厂子好几年前就租出去了,瑞科生物早就停了,一直没有生产。”记者随后前往安徽瑞福祥食品有限公司探访,同样被门卫人员告知早已停产。

责任编辑:采集侠
首页 | 资讯 | 旅游 | 法治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教育 | 环保 | 健康

新闻资讯在线 版权所有

电脑版 | 移动版 | 联系我们